商业与慈善:富商雷震瀛的家族企业

by 楼筱涵

1903年,雷震瀛的祖父雷学溢在温哥华的唐人街创立了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历经114年的成长,成为了拥有包括London Drugs和IGA连锁店在内的庞大产业。H.Y. Louie集团是卑诗省最大的私人企业之一,旗下雇员一万人。据《卑诗商业》统计,该企业2014年营收近50亿加元,福布斯则估计雷震瀛的个人资产价值为24亿加元。

20170809 Leader 24

2017年7月,《财富杂志》记者在卑诗省列治文市的伦敦药房总部访问了雷学溢集团及伦敦药房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雷震瀛先生。雷先生系着他标志性的领结,在董事会的会议室与记者见面。这个会议室的一整面墙都装饰着他父亲的各种奖状、奖章,包括加拿大勋章。雷震瀛开玩笑说,他自己的成就都藏在他的办公室里呢。尽管富甲一方,雷震瀛依然保持着谦逊的品质,坚守着雷家对商业和慈善的传统价值,这些优秀品质可谓一时难以尽述,本文略为摘要如下:

祖父雷学溢的教诲:努力工作,公平待客,乐于助人

雷震瀛的管理方法与理念可以追溯到祖父雷学溢。他对记者历数家族企业草创时期的艰辛卑微,仿佛是历史学家一样。1896年雷学溢落脚温哥华之际,正是制度化的种族歧视时期,那时候所有登陆的华人都必须支付50加币的人头税,当时这个税项是专为针对中国人而征收的,目的就是阻止华人移民。人头税逐年增加,直到1923年因为实施《排华法案》而取消,该法案旨在全面禁止华人移民加拿大。

20170809 Leader 24d

雷学溢原是来自广东的农民,到加拿大后自然选择靠耕种为生。他跟一个合伙人开办了一家农场,由合伙人负责种植蔬菜,而自己负责在温哥华售卖。就在运菜卖菜的百忙中,雷学溢自学掌握了英文的读写。

1903年雷学溢在唐人街开了一家农产品商店,售卖种子、肥料等,这家店后来逐渐发展成了一家批发商号。在种族歧视甚嚣尘上的年月,雷学溢的成就可谓极为显著。

他的艰难当然也是可想而知的。“他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家人,”雷震瀛说。不过,1934年,当他在阔别家乡35年之后第一次返回中国时,他给孩子们写了很多很多的信,他当时正在病中。可能他意识到,这些信件将是他传授自己人生智慧的最后机会吧。几周后他离开了人世。在这些信中,他留下了以下的谆谆教诲:

20170809 Leader 24g

“对顾客要至诚忠厚,交易公平。对铺中合伴好酌量,和蔼可亲。”

“求财须敬天,不要害怕做善事与慈善。”

雷震瀛说:“父亲跟我说,他的父亲常常告诉他,‘我们在社会上做事,应该对社会有所帮助和支持。’ 首先,我们的雇工都来自周围社区。其次,我们的顾客都生活和工作在周围社区中。最后一点,如果你在这些社区中获得了成功,你就该回报它们,要尽可能让这些社群的文化和生活欣欣向荣。”

雷学溢不光是在口头上教诲子女行善。许多年前,雷震瀛在家中的档案里发现了好几百份人头税的证明。“(祖父)替很多华人移民加拿大交了人头税,尽管他知道当中很多人是还不起这笔钱的。他保留着这些人头税证明,直到那些人把欠的钱偿清了才将人头税证明归还他们。但是我们发现了好几百份没有被归还的证明,也就是说大多数情况下,他代缴的那些人头税都没有得到偿还。这些证明表明了祖父很早就在做慈善。乐于助人是他一贯奉行的信条。”

现在,雷震瀛管理着两家慈善基金会:雷玉堂夫妇家族基金会,以及伦敦药房基金会。他们的资助范围极为广泛,令人瞩目,包括资助训练自闭症辅助犬,为5700位老人提供流动送餐服务,已经帮助第一民族儿童学数学的项目等等。雷震瀛不忘祖父的教导,确保家族基金会在其所服务的社区内具有显著的作用。

20170809 Leader 24c

雷玉堂的教诲:克服种族歧视,永不自满,重视教育

雷学溢是在114年前创立雷氏家族企业的,不过,带领这家公司取得前所未有的发展并大举扩张的人,则是雷震瀛的父亲雷玉堂。雷震瀛肯定地说:“他(雷玉堂)是公司发展的推动力,是他将公司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雷学溢在1934年去世后,雷玉堂和哥哥一起管理家族企业,当时雷玉堂还在UBC上大学。雷震瀛说起了其中的细节:“我父亲和他的兄弟姐妹都认为教育是成功的关键,而我祖父倒没有那么相信这一点。”虽然雷学溢并不支持儿女们在学业上的进取野心,倒也没有阻拦他们。雷玉堂花了八年才拿下一个四年制的学位,因为为了攒够下一年的学费,他要每隔一年停学工作一年。

雷玉堂1938年毕业,并获得农学学士学位。雷震瀛不失时机地补充说,当时,如果没有加拿大公民身份,是无法从事医生、会计、律师等职业的。雷玉堂虽然在加拿大出生,但当时的歧视法律还是不让像他那样出生于加拿大的华人成为公民,《排华法案》一直到1947年才被废除。

20170809 Leader 24b

雷震瀛强调说:“我父亲常常说,‘永远不要忘记你们遭受到的歧视,但是千万不要怨恨在心。’ 他深信,决不能让种族歧视成为你无法成功的借口,要做什么事,总是有办法的。”

他父亲最初的目标是大学毕业后继续攻读硕士学位。雷震瀛相信父亲当时申请了康奈尔,不过二战爆发了,大学很难受理他的申请,因为他不是加拿大公民。所以雷玉堂最后还是回到了家族生意中。

雷震瀛的伯父在1950年代决定隐退,雷玉堂接管公司。“我父亲就是那时决定,要把事业发展到食品杂货批发生意之外。我们要开零售店,”雷震瀛回忆道,“他在1955年加入了IGA连锁超市,后来也是他在1976年决定进军日用百货行业。”传说当年雷玉堂花9百万美元买下伦敦药房,谈判只用了不到30分钟在握手之间就成交。

雷震瀛补充说,“父亲坚信公司不能止步不前。”伦敦药房是加拿大西部广受人们喜爱的商店,在雷玉堂的领导下,逐渐发展成为非传统的日用百货品牌,是他最早提出了在药房类型的日用百货店提供摄影服务、售卖名牌化妆品和电子产品的理念。雷震瀛相信,他父亲所受的教育让他得以维持并发展壮大了家族的企业。

雷玉堂在1990年被UBC授予荣誉法学博士学位,以表彰他在商业和慈善业的成就。雷震瀛继承了父亲对教育的重视,他回忆起自己最快乐的一段时光,那是在西蒙菲沙大学工作的那十二年,其间有两年为校董事会成员,四年为校董会主席、六年为校监。为了表彰雷震瀛的贡献与成就,西蒙菲莎大学于2005年授予他荣誉法学博士学位。

虽然现在雷震瀛已从西蒙菲莎大学退休,但他仍以各种奖学金、助学金、以及大量捐赠基金会的方式继续大力支持教育事业。“我们的理念是,不能因为几块钱而把一个孩子挡在学校门外,”雷震瀛说,“每个人都该享有同样的成功机会,在机会面前人人平等。”

雷震瀛的教诲:激发、关怀下一代,为他们保驾护航

雷震瀛在1972年加入家族生意,那时他已从UBC商学系毕业六年。在那六年中,他签约在蒙特利尔一家名为塔齐罗思的会计师事务所(即后来的德勒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并成为特许会计师。他有意选择远离,并在家族生意之外打拼,深知自己有朝一日将回归父亲身边,与他并肩工作。1998年父亲去世,他接替父亲,成为了家族企业的领航人。

“我认为年轻人不应该一毕业就进入家族企业。他们真的需要由家人以外的导师引导,”雷震瀛说,“如果无需仰仗家族之名你也能建立起成功的事业,一旦回来就会更有自信,而你的员工们也会对你尊重有加。”

他对自己两个儿子也是这样忠告的。他们俩一个名叫格里高利,一个名叫斯图尔特。在加入家族生意之前,他们都在与家族生意无关的领域成为卓有成就的专业人士。格里高利是放射科医生,在美国从业八年,而斯图尔特是一名律师。雷震瀛补充说,“他们必须出去自谋职业,自己养活自己。”

雷震瀛强调,人们必须自己经历挫折失败,最后学会绝不让那些挫折失败影响自己对理想目标的坚持。他说:“现在,很多重大的决定都是由我的儿子们和我的管理团队一起做出的。”雷震瀛认为,这样可以赋权给孩子们和高层行政人员,让他们对自己的决策负责,这是最好的方式。他补充说,“最糟糕的情形是,他们做出决策,然后所有那些你付钱请来的帮手都回头看我的反应是点头还是摇头。这也是我宁愿不让孩子们跟我在同一栋楼里办公的原因。”

20170809 Leader 24h

雷震瀛依然还是大权在握,是雷学溢集团的掌门人和引路人。在他的领导下,公司于1999年挺进了飞机租赁业务领域,建立了私人飞机租赁公司——London Air Services。三年后他在卑诗省的索诺拉岛买下索诺拉度假村,最近雷学溢集团又推出了一个新的超市连锁品牌鲜街市场(Fresh St. Market), 意欲与“全食物” 健康食品超市品牌一争高下。雷震瀛重申父亲的商业经营理念,宣称“必须随机应变,尝试新的事物。你必须思维非常开放,不能害怕冒险。”

 

雷学溢集团公司新动向:今日零售业潮流反映

雷震瀛对当今食品和药房类型的日杂百货行业的变化速度赶到惊讶,顾客对有机食品的强烈偏好是食品零售业变化的主要潮流。2013年雷学溢集团公司率先在西温哥华开创一家新的概念店,叫鲜街市场(Fresh St. Market). “我们基本上跟全食品公司的经营模式一样,但我们价格更低。有机食品确实贵一点点,但我们认为全食品贵得有点离谱,”雷震瀛说。“我们公司在2016年甚至把批发业务全部卖掉,以便专注在零售业上。截止到2017年7月,我们在大温哥华地区已开了三家鲜街市场(Fresh St. Market),未来几年还会开更多的分店。”

 20170809 Leader 24e

随着城市生活越来越都市化,黄金地段的位置越来越难以获得,商场的规模可能也需要随之缩小。伦敦药房作为一个购物场所,提供的服务远不止药品,它目前正在实验一种新商场模式。2017年6月,第一家伦敦药房快捷式商店(LDExpress)在卡尔加里开业,选址在一座大型的商务办公楼盘的商场区。这家店面积只有4000平方英尺,而在温哥华奥运村的伦敦药房店面积达17000平方英尺,但它在全部80个分店中还只能算面积较小的一个店。现在,顾客可以在网上选购伦敦药房的商品,24小时内就可以在快捷店取货。看来这个家族企业从来都不怕进行新的尝试。“如果你还想继续传统模式,那么你的生命会非常短暂,因为传统的模式正在死去。”雷震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