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新世界—张五常对中国经济的理解与担忧

by Caifu Global

作者:张五常本文为张五常于2017年2月25日在中山大学讲话,讲话内容有删减。)

zl2014zwc
张五常

1991年到今天是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回头看,虽然越南、印度等地的经济是有了起色,但整体来说,整个地球的贫困之邦只有中国可以算得上是走出了一个贫困的局面。

中国的经济究竟有多大

近两年,西方喜欢称中国为地球上的第二大经济。怎样算法我没有考究,但以金钱量度这方面看,他们的看法可能不对。大略地看,中国的楼房价格比美国的约高出一倍,而且到处的大厦林立远比美国的多。另一方面,中国的人口约美国的四倍,没有种族歧视,而生产力不弱。在这些之上还要加上中国的基础建设——公路、高铁等设施——已达一等。报导说今天的中国,每年在国际上的发明专利注册数量冠于地球。

从人均的金钱收入衡量,中国还远逊于美国。我曾经指出,人均的金钱收入,以消费者平价算,中国要追上美国遥遥无期。不是不可能,小小的新加坡的人均金钱收入逾美元六万,高于美国。然而,就算中国能跳升到这个水平,恐怕从实质的收入看中国还有好一段路要走。例如在美国的次级城市,一间拥有无敌海景的花园房子只约美元五十万,同样水平的在中国之价要高出十多倍。

这样看,似乎美国地价低,中国的地价高,尽管美国的人均享受远高于中国,要拿出钞票在国际上挥洒一下,他们却又斗不过炎黄子孙。这是习近平先生提出一带一路这个构思的先决条件了。

知识引进是第一关键

不管怎样衡量,今天回顾,贫困之邦能杀出重围的虽然不只一个中国,但说中国先拔头筹却无可置疑。我更要指出从1993到2007这十四个年头,在好些不利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之高是人类历史仅见。

最近我想到两个解释中国现象的关键。其一是比较优势定律这回事,理论无疑对,但引进沙石这定律的运作不同。大概而言,地球上的资源只有三类。其一是土地(包括地下的矿物),其二是劳力,其三是知识。土地不能移动——不动产是也——其增减对经济当然有影响,而农产品或矿物的进出口,如果没有政府管制,会影响他邦的经济。劳动人口可以走动,但国际之间不容易,而通过国际贸易虽然会带来比较优势定律所说的效果,但国际上的劳工法例、最低工资、工会运作等沙石可以大幅地削弱比较优势定律的运作。

只有第三种资源——知识——在国际间是自由流动的:绝大部分的知识没有专利保护,就是有也只保十多年,而商业秘密会跟着外资的引进而进,一旦外泄基本上无法收回。我认为中国能先拔头筹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开放改革后外间的知识涌进得快,非常快,而中国的青年也吸收得快。外资当年的涌进带来的商业与管理知识当然重要,而今天看更为重要的是数码等科技的发达,涌进中国炎黄子孙学得快,掌握得优越。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中国本土的市场大,而大市场是数码商业快速发展的先决条件。

一些西方的朋友认为中国盗用西方的科技发明。这观点不对:不用盗,不是商业秘密的科技在网上全部可以找到,而商业秘密一旦外泄就成为共用品。我曾经花了美国的国家科学基金不少钱,研究发明专利与商业秘密的保护与租用合约,可惜几年的深入研究只写下一份长报告与发表了一篇关于商业秘密的文章。不管怎样说,中国要感谢西方科技知识的引进。

随着教育的推进,大学数量急升,到今天每年的大学毕业生七百万人,懂得处理方程式的中学生所见皆是。中国的建筑或装修工人一般是样样皆能。

深圳是一个新现象

上述的局限转变带来近几年出现的深圳现象。未来,上海的经济会超越香港,没有想到深圳。去年我说两年后深圳会超越香港,但今天看是已经超越了。再两年会超越很多!去年我也说再十年深圳会超越硅谷,但今天看不需要十年。华为、腾讯、大疆等有大成的可以不论,但据说搞科技产品的企业深圳有八千家。马云也要到深圳来摩拳擦掌!这个城市的人口增长速度远超昔日香港的难民潮,但我找不到一个可靠的数字。

当然中国还有其他城市的科技产品搞得有看头,但深圳冠于内地今天没有疑问。

为什么在科技产出的发展上深圳能捷足先登是个有趣的问题。多个因素无疑存在,而我认为最有趣而又少人注意的,是今天的深圳没有几个本地人。全部是外来的,因此完全没有排外这回事。这是非常夸张地重复了百多年前美国西岸因为寻金热而带起了旧金山的故事。

深圳今天的远为不足处,是大学不仅太少,水平也不见得高明。另一项严重的缺失是文化事项深圳远逊于上海等地,而那里的博物馆是没有什么可观的。

基建速度高是第二个关键

转论中国先拔头筹的第二个关键,是在劳动力之价低廉的八、九十年代,中国在基础建设这方面发展得快。就是到了本世纪初期,一个力壮的劳动工人只五美元一天,往往从天未亮操作到天黑。当年我见到这情况感到心酸,今天回顾要感谢这些人。中国的基建工程不仅兴建得快,而且质量愈来愈高,到今天是世界级水平了。高速公路的兴建每年可以横跨美国两次,而难度甚高的高铁,约十年建造了二万三千公里,达地球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1983年我对北京的朋友力陈不要仿效西方。这里的问题是兴建得快而又优质的基础建设不一定是划算的投资。以高铁为例,算进利息,归本还是遥遥无期。问题是这类大兴土木的投资不能单从金额的支出与回报看。那些所谓外部性对不同地区的地价影响,对人口在不同地区的变动的价值的正或负,原则上也要算进去。大概的衡量也不易,精确不可能。我只能说,大略地看,中国的基建项目很少见到负值。这样,不论历史成本,中国的基建项目对将来的发展会有大助。

天下大势是新三国演义

转谈目前的天下大势之前,我要先说两件事。其一是中国今天的经济情况不算好。其二是论天下大势不能不提及国际政治,而我对政治是半点也不懂的人。因此,我只能局部地看世界。

今天的地球出现了一个新局面:有三个性格刚强的国家领导人一起存在:俄罗斯的普京、中国的习近平、美国的特朗普。我戏称世界将会出现的是新三国演义。一位朋友说还有一个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变为四国。我说菲律宾只是一个岛,不算。当然是说笑,但一些朋友认为一项大战可能出现。若如是,我要说的全部作废。

特朗普的经济观有误

我要先处理一个话题。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他的言论含意着的,是要用做生意的手法来处理国际经济。这是不对的。做生意在市场竞争,图利要把对手杀下马来。但国际贸易呢?要赚对方的钱你要让对方赚你的钱。特朗普说要抽中国货百分之四十五的进口税,但其实这是抽美国消费者的税。美国会因而有通胀吗?甚微,因为越南、印度及无数其他落后国家的劳力工资远比中国低,美国的消费者会转向质量较低但更为廉价的产品。

美国如果全面大幅提升廉价物品的进口税,充其量只能让本土的一小撮现存的出产商人获利,不会鼓励新厂的设立。这是因为增加了的进口税随时可能撤销,一个投资者会选择比较稳定的项目才下注。要是美国真的大抽中国货的进口税,中国应该以牙还牙地也大抽美国货的进口税吗?不应该,因为这对中国的消费者与投资者半点好处也没有。我是主张中国撤销进口关税的。在报章上读到习主席的言论,他的主张也是大放外贸。他是主导一带一路这个构思的人,当然知道开放外贸是这构思的一个需要条件。

特朗普主张杜绝墨西哥人的非法进入。但美国的农业主要是雇用着这些非法进入的墨西哥人。选择性地让一些墨西哥人作为农工有所需要,但美国的最低工资要怎样处理呢?目前中国是美国农产品的最大买家,提升美国农工的工资中国会转到其他地区购买。地球逐步一体化是大势所趋,特朗普总统却要逆流而上。但他是聪明人,可能改变主意。

大略而言,美国是以军事利益的协助来换取他国的友情,而中国则是用经济利益的协助来换取他国的友情。

以军事利益与经济利益换取国际友情是有着很不相同的局限,期待的回报很不一样,而二者的持久稳定性也不同。输送军事利益换取友情远为容易,因为只要打通一小撮执政者的关系。但不稳定,因为这一小撮执政者可能被迫下马或被投票者替换。最近菲律宾的发展就是例子。输送经济利益换取友情是远为困难的事,因为不是只派钱出去,要有投资的回报,而这样的邦交要有民众的支持。办得成功,经济利益协助的稳定性可以持续,换了国家的头头还会持续下去。

一带一路的发展怎样看

转谈中国今天采用以经济利益换取他国的友情,是源于中国的古老文化。近二百多年,这策略我们只在进入了新世纪才见得明显。经济上大事协助他国,友情之外当然还要算投资的回报。

当然,中国早就以经济利益换取国际友情。非洲有几十万人口住在广州做生意有不少时日,到浙江的义乌走走,计算一下长住该市的外籍商人,拿得他们的入住时日,应该知道这发展牵涉到的国家的时间表。中国这项重要的以经济利益换取友情的行为,在新世纪开始后不久就来得明显了。

这几年国家推出的一带一路需要的金钱更多,够不够支持这巨大工程我无法判断,而收来的回报为何我更没有资料猜测了。是有意思的思维,但难度高。换取他国的友情不易,因为这里讨好了甲那里可能开罪了乙。一个马来西亚的项目,看来是上佳思维,但新加坡因而受损,当然不高兴了。地球上只有三块可以步行而过的大地:澳洲、南北美洲,与欧、亚、非这三洲加起来那块最庞大的。一带一路是要把欧、亚、非三洲以经济合作搞起来,牵涉到的大国小国无数,其难度可想而知。

人民币推出国际必遇竞争对手

目前我最担心的,是人民币的币值问题。以经济利益换友情,人民币能推出国际会有大助。把人民币推出去不需要有强势,但一定要币值稳定。人民币推出国际本来大有可为,因为有点钱的炎黄子孙满布天下,给祖宗一个面子是人之常情。

然而,人民币推出国际一定侵犯了其他的国际货币——主要是美元——的国家的利益,人家要把人民币杀下马来在道德上没有问题,正如商店之间的同行如敌国,要把对手杀下马来是合情合理的。

人民币推出国际的成本近于零,一本万利,但被替代了的他国货币却是被替代多少输多少。他们怎会视若无睹呢?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尝试大手把日圆推出国际,不仅不成功,连整个经济也倒下去,到今天还是一蹶不振。

年多前,中国的两个自贸区试把人民币推出去,不多久就败下阵来。可幸国家因而受到的损失不严重,还可以再试。我多次为文建议人民币要下怎么样的一个锚才推出去。

关税保护的效果

回头说美国新上任的总统特朗普的经济观,他的主张是采用保护政策来使国家再伟大起来。很一致:建造美、墨之间的围墙是保护,禁止七个中东国家的人民进入美国是保护,约束美资外流是保护,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是保护,大幅提升中国货的进口税也是保护。主导了世界开放贸易七十年的美国,在地球渐趋一体化的今天,特朗普却一反其道而行——他的言论让我们这样看。

这里我只分析大抽廉价物品的进口税这项保护政策,因为这方面我的经济观有点新意。我要举上世纪七十年代经济发展得如日方中的日本为例。当时该国采用的进口关税保护严厉。一九七五年的暑期我造访东京,见到那里的高档次商店,一粒葡萄售价约一美元,一条法国领带之价与当时非常昂贵的一部彩色电视机之价相若。皆关税保护之故也。

这里的有趣观察,是在外国不回敬反抽的情况下,进口税或其他有类同效果的保护可使独自保护的国家的国民收入上升,股市强劲,但从国民的实质享受衡量却是虚假现象。有点像我提到过的伊甸园的故事的伸延:亚当与夏娃离开了伊甸园,走进真实世界,实质的享受是减少了,但金钱的收入——今天的国民收入——却增加。人类的智慧为万物之灵,但自私的基因还是被讯息费用误导了。

日本的不幸经验可教

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源自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定律——说专业产出与自由贸易会使所有国家获利——是真理,不可能错,但这定律可没有考虑到通过货币来调控经济与量度国民收入。算物品的产量,李嘉图无疑对,但引进货币,国民收入的增减容易误导。

故事再说下去,日本的运情不是那么好。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起,该国的借贷膨胀然后破裂,经济倒了下去,到今天整整三十年还见不到有明确的起色,是近代人类历史最持久的经济不景了。借贷膨胀然后破裂带来的调整需要长时日,但比日本更严重的美国2007年出现的借贷破裂,约七年就见到起色。

我认为日本持续不景三十年,一个主要原因是保护政策带来的高物价,需要的逐步下调为时甚久。去年一些漫游日本的朋友说,那里的物价比中国还要相宜。弄到要推出负利率这项愚蠢玩意,日本应该悔不当初吧。当然,今天特朗普总统主张的保护政策不会像日本当年那样严厉,所以不良效果不会是那么明显,但国民收入的上升还会误导。

这些日子一些朋友说,美国要维持经济第一大国的位置,问我怎样看。我说国民收入这类数字很无聊,让他们高居第一算了。我喜欢引述香港前财政司郭伯伟曾经教我的话。郭老说:“史提芬呀,国民收入的统计很无聊,你相信吗?晚上到湾仔走走,香港的经济怎样可一望而知。”

中国今后应走的路

尽管我认为特朗普的保护政策对中国的一带一路的推行有助,我的经济观还是主张中美双方全部撤销所有进出口关税。就是美方大幅提升中国产品的进口税,我还是主张中国单方面撤销所有关税。好比香港,历来没有关税,上世纪七十年代以自由贸易知名天下,无论成衣、玩具、手表等五六项产品的产量皆冠于地球。

今天中国的生产实力不是七十年代的香港,而是七十年代的二百个香港!是的,从生产力这方面衡量,炎黄子孙厉害了。

不管世界怎样变,地球一体化将会继续。只是在过程中牵涉到的局限变化多而复杂,作为经济学者我无从推断在这一体化的过程中会出现的枝节。

今天中国的经济出现了好些困难,也有些亮点。解决了这些困难,亮点的重心所在,是要把中国的文化与西方的科技结合起来。如果成功地做到,做得好,这会是人类前所未见的光辉。让地球上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是很有意思吗?

不久前在电视看到一位西方的中文专家评论,说中文比不上英文,在地球一体化之下,有朝一日中文会被英文淘汰。我肯定这位专家的判断是错的。

我不是什么语文专家,但中文与英文皆能写到专业水平的学者不多,而我算自己是一个。客观地看,如果上苍只容许中文或英文这二者选其一在地球存在,让我选择,我选中文。我只是今天才这样选,因为昔日中文不能打字,而今天数码科技让中文打字比打英文还要快。将来的学者会同意我今天的看法:源于美国电话的实验室发明的半导体带来的数码科技,地球上受益最大的民族是中国人。

文章来源:凤凰财经(finance_ifeng)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关注财富世界网站及财富世界微信公众号ID:cfsjzz

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