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顾问:最新的零售投资形式

by Caifu Global

售投资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其他行业已经完成的转型:技术手段在不断挤压中介人员的生存空间。由于在线服务日益盛行,旅行社、房产中介和有线电视提供商的许多从业人员都被抢了饭碗。

与此情况相仿,私人理财顾问也逐渐开始被在线服务所取代。机器人顾问(Robo-advisors)就是通过线上或移动平台向消费者开放的最新形式的投资服务。这种投资咨询服务的手续费比传统理财管理服务要低,因为其进行投资管理靠的是经济高效的计算机,而非昂贵的人力资源。Corporate Insight的名为《新一代投资2015:数字化咨询趋于成熟》(Next-Generation Investing 2015: Digital Advice Matures)的报告称,2014年4月,美国最前沿的11家机器人顾问公司所管理的资金总额为115亿美元,到2015年7月该金额增至210亿美元,15个月内增幅高达83%。鉴于2008年时这项科技才开始为客户服务,如此增幅可谓极其强劲。

 

Futureadvisor在2015年4月一篇关于机器人顾问历史由来的博文中写到,“2008年以前,理财管理软件的出售对象仅限于理财顾问人员,他们借助软件实现了工作量的自动化处理,然而收费金额如旧。”可供自动化处理的工作包括调整“目标日期基金里的投资者资产以及为投资者提供一个符合潮流的网络界面。”在21世纪初期,理财专业人员开始使用理财软件之时,公众对于在网上共享私人理财信息并不感兴趣。不过,经过一段时间之后,网络科技日益开始被人们所接纳,尤其是伴随网络发展长大的00后一代更是如此。自从2008年问世以来,机器人顾问软件的服务水准显著提升。自动化服务涵盖资产分配、投资组合管理、税收及退休规划等方方面面,吸引了大批投资者。

 

一部分机器人顾问实现了百分百自动化,而还有一部分仍旧采用软件和人工混合的方式,即投资流程里仍有人员参与其中。例如,如果某位客户想要和理财顾问对话,他仍旧可以选择打个简短的电话,而且投资组合最终是由人而非电脑来监管的。以下简要介绍一下机器人顾问的概况:

 

美国

 

Betterment和Wealthfront公司是引领美国机器人顾问服务市场的两家主要金融技术初创企业。根据《财富》(Fortune)杂志所述,截至2015年12月,这两家金融科技公司所管理的资金都在30亿美元上下。Betterment成立于2010年5月,创始人是乔恩斯坦(Jon Stein),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MBA专业毕业生,和他的牌友伊莱布洛夫曼(Eli Broverman),一位证券律师。Betterment总部设在纽约,而竞争对手Wealthfront的总部在硅谷。安迪拉奇勒夫(Andy Rachleff)和丹卡罗尔(Dan Carroll)共同创立了Wealthfront,原名kaChing,公司于2011年12月启动了机器人顾问业务。公司前身kaChing在2008年1月创立,最初是脸书(Facebook)的一个游戏,该游戏通过追踪用户的投资选择来帮助用户成为业余的投资组合经理人。这个游戏所研发设计的科技和分析方法对理财专业人士也颇具吸引力。2010年10月,kaChing转变了运营方向并更名为Wealthfront,借以表明它的新商业计划旨在将理财专业人士和消费者联系在一起。一年多之后,这个曾经的社交型投资网站发展成为颇具实力的机器人顾问公司。尽管Bettermen和Wealthfront这样的初创企业是率先从事机器人顾问服务的公司,但他们想要保有较大的市场份额仍将会困难重重,因为蓝筹银行已下定决心争夺机器人顾问业务的客户。

 

2016年2月,加拿大皇家银行(RBC)理财管理部门美国分部宣布与另一家机器人顾问服务领军企业Futureadvisor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联手启动一个名为“数字化顾问导航”(digital advice pilot)的项目。加拿大皇家银行理财管理部门美国分部首席执行官约翰塔夫特(John Taft)在一次声明中说:“我们深知投资者拥有多样化的需求并且他们希望能够有选择的余地。通过在加拿大皇家银行投资者通道(RBC Investor Gateway)开放一个数字化咨询选项,我们现在可以服务更多的客户,并且在客户的整个投资过程中都能够满足他们不断变化的投资需求。”加拿大皇家银行仅仅是美国众多追赶机器人顾问浪潮的金融机构中的一家。2015年12月,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推出了自己的机器人顾问业务AnlageFinder。就在同月,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称,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正致力于在2016年里推出自己的机器人顾问业务。

 

加拿大

 

加拿大机器人顾问市场的发展比美国慢一步,这是因为加拿大的法规更为严厉,禁止开设完全自动化理财业务。但政策并不禁止开设软件和人工混合的机器人顾问业务。总部设在多伦多的Wealthsimple创立于2014年9月,是加拿大机器人咨询行业最早的一批企业之一。它宣称自己在2015年12月已经拥有了1万名客户,客户委托其管理的资产总额达到4亿加元。对于一家开业仅14个月的加拿大公司而言,取得如此骄人的业绩实属不易。这家创业公司的革新之路还在继续:2016年3月,该公司宣布最低开户金额从500加元降至0加元。撇开创业公司不谈,加拿大金融机构和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正在把机器人顾问服务列入可提供服务项目清单。2016年1月份,蒙特利尔银行(BMO)启动了名为SmartFolio的“数字化投资组合管理服务”。它是首家向加拿大市场提供机器人顾问类产品的大型银行。

 

亚洲

 

与加拿大相比,亚洲的机器人顾问服务的历史更短。亚洲的第一家机器人顾问公司,8 Now! by 8 Securities于2015年4月在日本和香港注册创立。创始人Mathias Helleu和Mikaal Abdulla此前曾在在线股票经纪公司亿创理财(E * TRADE)做过高管。他们的这家初创企业现已面临严峻的竞争形势。瑞穗银行(Mizuho Bank)是日本最大的银行之一,于2015年10月引进了机器人顾问业务。亚洲其他地区同样涌现出了众多机器人顾问公司。根据安永2016一份名为《数字化转型时代的转变与风险管理》的(Managing Change and Risk in the Age of Digital Transformation)的报告,“韩国是亚洲最活跃的机器人顾问市场,KClavis和Black Numbers这两家企业都推出了机器人顾问业务。”在新加坡,有一些创业公司争相成为2016年首家提供自动化服务的企业。

 

展望未来

 

机器人顾问服务的价值与生命周期目前颇具争议。支持此服务者坚称机器人顾问服务可杜绝人为过失,而且收费更低回报更高。而反对此服务者则反驳称,理财规划极为复杂,全靠自动化的公式和算法绝对不可行,尤其在涉及到退休、财产规划和养家这样的头等生活大事时更是如此。不过,尽管机器人顾问服务争议不断,老牌金融服务机构与规模相对较小的理财科技公司一样,都正在争前恐后地推出机器人顾问服务。

 

据咨询公司A.T. Kearney的报告估计,到2020年由机器人顾问所管理的资金总额将达到2.2万亿美元,将占到全球总投资资产的5.6%。在这份发表于2015年6月、名为《炒作与现实的对比:机器人顾问服务的应用潮流将至》(Hype vs. Reality: The Coming Waves of “Robo” Adoption)的报告中,A.T. Kearney发现只有20%的消费者知道机器人顾问的存在,而在接下来的3到5年中,“计算化服务将会成为美国消费者的主流选择。”鉴于老牌金融机构正纷纷开通机器人顾问服务这一事实,A.T. Kearney的预言看来颇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