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面对不确定性

by 任大伟《财富世界》董事长

shutterstock_114804475a3月份的大盘站上3000点之后显得犹豫不定,从而让投资者的决策变得困难。3000点对于现在的中国A股市场是一个比较尴尬的点位,向上压力重重,向下又有护盘的力量。
上证指数在3300到3500之间积累了大概30万亿的交易量,再往上走大盘将面对2015年股灾的重重套牢盘,如果上行很难,那么从市场自身的选择来看,向下探寻一个更加坚实的底部更为合理一些。
但每当大盘走弱,权重股就会有一些护盘的动作,从而使股指出现一定程度的失真。这种博弈能够走多久,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这些不确定性不仅仅体现在股票市场的犹豫徘徊,中国国内和外围的经济情况也都存在很多变数。中国国内的经济问题仍然处在消化期,经济增速下滑短期内难以扭转,2015年股灾背后的力量博弈仍然暗流涌动。
近期中国管理层出台了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以抑制上涨的房地产价格。对于已经价格虚高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抑制楼价继续上涨不仅是经济和金融安全的需要,对于股市来说总体来说是正面的。房地产市场在已经虚高的价格上仍然能够继续上涨,这背后的因素是中国拥有数额巨大的居民储蓄存款而这些巨额的存款缺乏有效的投资渠道。未来能够消化如此巨大的资金的地方,除了楼市就是股市,楼市的上涨受到压制,为将来资金进入股市提供了前提条件。
指望股市能够很快走强仍然有困难,2015年的股灾对中国股市上的所有投资者都杀伤力巨大。股灾之后,人们对股市的信心也很难在短期之内恢复,一旦拉高解套,很多资金会选择出逃。即使从一直试图维护股市稳定的管理层的角度来看,股市的再次暴涨也是难以接受的。除非股市先跌下来,否则我们很难指望2016年会有大幅上涨的行情。
在外围市场的不确性中,美联储加息仍然是重要的因素。在2015年底美联储加息之后,很多分析人士沿用1997年金融危机的思路去预测美联储加息的后续发展,认为将来的情景是美元上涨,其他国家货币暴跌,资金回流美国,美国股市走牛。我们一直对这个思路深表怀疑,因为今天的世界和1997年的世界已经有太大的不同。美联储加息后的实际情况是,美元指数不但没有上涨反而一路走低,美国股市一度重挫,直到美联储对加息采取鸽派态度才止跌回升。未来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仍然是一个人们关注的热点,美联储更想要的是人们对加息的预期,而不是加息本身,就像美联储更想要的是美元走强的预期而不是美元真的走强一样。一旦美国的金融市场不如预期,美联储再度量化宽松的可能性都会存在。
近期跟很多私募基金经理的接触中,他们大多对中国股市抱有非常悲观的态度。我们认为也许中国股市不会走的那么悲观,但就现在的投资策略而言,在情况不明的时候保守一点会更稳妥一些。
[/vc_column_text][/vc_column][/vc_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