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不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Caifu Magazine | by Star
CN

为什么中国的2025非常重要?

GDP

中国的人均GDP不到1万美元,而美国是5万多美元。中国处于中等收入阶段。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迈入高收入阶段?关键是必须提高人均GDP。

如何提高人均GDP?那就要提高总要素生产率。如何提高呢?创新、产业升级,突破我们在全球价值链所处的地位,向上提升。这是我们跨越中等收入阶段的唯一道路。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2025非常重要。某种程度上讲,2025的成功或失败,将是中国跨越或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为此,中国不能再走在贸工技的量的扩张道路,必须在科技上突破,大规模提升总要素生产力。

然而,这次贸易纠纷主要瞄准的就是中国的2025。就美国而言,如果中国人民的勤劳和聪明都运用在低端产业,那是非常好的;如果要运用在高端产业,那就不能允许了。

 

如何实现大规模的创新和2025?要依靠我们的制度优势

我们的制度优势是什么?有时候中国那些对手的话更具有力量。班农就认为,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即在市场基础上的强力政府作用)是最大的优势。

近几年来,他反复指出,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是对美国最大的威胁。他希望美国政府通过种种方式,破解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这也是美国那份清单里面的一个主要内容,要改变我们的行之有效的经济制度,改变我们制度上的比较优势。

有时候,观察国内有些精英的观点,感到有些迷惑。有一种看法:特朗普在倒逼中国的改革,这种改革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这种说法,用更白话的表达就是:特朗普是通过贸易威胁,让中国转型到一种更加有效的经济体制,从而能更有效地挑战美国。

特朗普和美国精英其实是拒绝这个“大公无私”的标签的。他们公开承认,你那个国家资本主义对我们威胁太大,必须破解。

两种观点,究竟哪一种更加真实呢?特朗普以极限压力的方式,为了帮助中国超越美国?这种观点,起码缺乏美国精英那种怀疑精神。

其实,中国对美国的优势在哪里?不是我们的高科技,不是人民币,不是我们的金融体系,是我们的经济制度。这一点连美国精英都认识到了。

 

中国已经被美国当成了对手

美国精英得出一个结论:必须在未来5-10年之间,制止中国进一步崛起。否则,美国的衰落将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有人还怀疑美国对中国的战略调整,那就应该去认真研读美国2017年12月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和今年发表的《国防安全战略》。中国已经被美国当成了对手,这是不以我们意志为转移的。

当美国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的时候,中美关系的基本特点就已经发生了变化。不管我们承认还是不承认,中美关系已经变成了一种竞争的关系,一种经常有摩擦的关系。我们管理中美关系的方式也应该随之发生变化。我们要用理性现实主义的方式,来适应已经变化了的世界,已经变化了的中美关系。

只要完成了这个理性现实主义的定位转变,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美国的那些要求,就能非常客观地理解。我们也就能清晰地认识到:即使我们达成了贸易协定,贸易摩擦还是会不断发生,它可能变成中美关系的新常态;就不会希望一次性地大幅度妥协就能解决中美经济关系的问题;我们就可以预期,这种贸易纠纷可能不断地被复制。